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有壶::::发现真实的世界::::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207|回复: 207

《抬棺匠(九一)》(yh193)

[复制链接]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发表于 2018-6-13 21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更多精彩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 这种混乱不堪的场面,足足持续了约摸两分钟的样子,直到刘颀说了一句,“行了,停止射击,小马,你跟我过去看看情况。”
  这话一出,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老王。
 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在场这么多人,估摸着就老王跟青蛇接触时间长,也懂得青蛇的一些东西。
  这不,老王一把拉住刘颀,摇头道:“带着你的人先走,剩下的事,我跟九伢子来搞定。”

  “不行!作为人民丨警丨察,我必须…。”刘颀好似想说什么,却直接被老王给打断了,老王说:“行了,这里真没你什么事了。”
  说这话的时候,也不知道咋回事,老王语气格外阴沉,更多的有几分厌恶在里面,就好似他格外讨厌丨警丨察。
  这把我给郁闷的,这老王到底怎么回事?
  早些年老王不这样啊!
  犹记得老王当初坐郎高的警车回去时,那表情别提多高兴了,跟花姑娘上花桥似得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1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而现在,老王先是让我跟丨警丨察保持一定距离,后是用这种语气对刘颀说话。
  当下,我朝老王看了过去,正欲说话,老王下意识拉了我一下,示意我不要说话,而刘颀则紧盯着老王,皱眉道:“老王,你…。”
  不待他说完,老王冷冰冰地来了一句,“不走?”
  说话间,老王朝我伸手过来,意思是找我要手机,我耸了耸肩膀,下地下世界之前,我把手机放在结巴家了,哪里有什么手机,就摇了摇头,说:“没有!”
  这话一出,老王的反应很奇怪,他先是盯着我看了看,后是陡然朝刘颀边上一名丨警丨察抓了过去,一把抓住那丨警丨察,顺手捞出手机,随意摁了几个号码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万

帖子

3433

精华

86万

狐币

狐之王者

有壶十佳写手 颜值9

Rank: 16Rank: 16Rank: 16Rank: 16

积分
194276
发表于 2018-6-13 21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晚上好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 很快,电话通了,老王淡声道:“把刘颀叫走。”
  说完这话,他立马挂断电话,将手机朝先前那名丨警丨察丢了过去。

  这突兀的变化,令我有些摸不清老王的意思,甚至可以说,我觉得此时的老王特别陌生,陌生到我好似不认识他一般。
  不到三十秒,刘颀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  那刘颀没急着接电话,而是盯着老王看了看,这才掏出手机,仅仅是瞥了一眼,他脸色赫然大变,双眼惊恐地看着老王,支吾道:“老王,你…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行了,赶紧走吧!”老王罢了罢手,好似不太想跟刘颀说话。
  而刘颀则摁了一下通话键,紧接着,手机传出一道声音,“给你一分钟时间,立马撤离。”
  看着这一切,我死死地盯着老王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他刚才给谁打电话了?

  然而,老王好似没事人一般,一双深邃的双眼,直勾勾地盯着青蛇。
  我想喊一声老王,让他说话委婉点,毕竟,我跟刘颀关系颇为不错,但老王好似丝毫没考虑到这一点,又来了一句,“还不走吗?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 “小九!”那刘颀好似考虑到什么,挂断电话,朝我看了过来,苦笑一声,说:“既然这里不需要我,那我先走了,不过,小九,有句话我得告诉你,甭管老王什么身份,千万不能让周围的百姓受到丝毫伤害,否则,即便他是天王老子,我也得让他脱一层皮。”
  说这话的时候,刘颀语气中夹杂着一种毋庸置疑的情怀在里面。
  老王听着这话,微微颔首,也不说话,我则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你放心,有我在,绝对把这事办得妥妥的。”
  那刘颀听我这么一说,也没再说啥,大致上招呼了我几句,说是让我有时间去他家坐坐,然后他领着一票丨警丨察朝警车上走了过去。
  很快,刘颀领着一票丨警丨察走了,整个场面就剩下我跟老王两人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九伢子!”老王叫了我一声。
  我轻声嗯了一声,也没说话,就听到老王继续道:“你是不是在纳闷,我为什么这样对待刘颀?”
  我点点头,还是没说话。
  说实话,我心里有些不爽,原因在于,老王跟刘颀也算是相识,但老王先前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眼,无一不在抗拒刘颀。
  老王应该是看出我的疑惑,抬手拍了拍我肩膀,笑道:“九伢子,等你以后成熟了,你自然会明白这其中的道理,我暂时只能告诉你,时代不同了,我这样做,也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 说罢,他深呼一口气,脚下缓缓朝青蛇那边走了过去。
  约摸走了七八步的样子,他停了下来,也没扭头,淡声道:“如果可以,九伢子,我希望你就此离开,至于这边的事,我一个人来处理就行了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 “老王…”我下意识喊了一声。
  他罢了罢手,说:“等会还有人过来,你带着莫梁的尸体先离开的,对了,要是没猜错,你父母应该离开坳子村了吧?”
  嗯?
  老王怎么知道这事?
  老王见我没说话,笑了笑,淡声道:“看你表情应该是我猜对了,看来,这坳子村真的不能住下去了。”
  这令我更郁闷了,想开口询问几句,但老王却没给我这个机会,罢了罢手,说:“好了,九伢子,处理完这事,我或许要追寻你父母的脚步去了,你以后好自为之,切莫因小失大,还是那句话,干好你的本职工作,剩下的事情,一切随缘而起,随缘而灭即可,你无须过多操心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 “老王!”我有些急了,我父母离开就算了,毕竟,我对他们的了解仅限于他们是我父母,对于他们的生活,我却是一概不知。
  但,老王不同,他跟我一样从事着抬棺匠,甚至可以说,是他带我入行的,而对于老王,我也是了解颇深。
  可,现在的老王却给我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。
  “九伢子,你要知道每个人活在世界上的任务不同,你的任务是当好八仙,而我跟你父母的任务却是另有它事。”
  说罢,老王径直朝前面走了过去。
  我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,又看了看那青蛇,或许是因为先前的射击,那青蛇的头颅上满是那种子丨弹丨留下的小孔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 即便这样,那青蛇的咆哮声丝毫没减弱,且隐约有种要暴走的趋向。
  “老王,你确定你能搞定它?”
  我深呼一口气,也不太想再跟老王说道下去,或许就如老王所说,每个人存在世间的任务不一样,或许我存在世间的意义真的只是当好一名八仙。
  那老王听我这么一说,淡声道:“放心的去吧,这事我能搞定。”

  听着这话,我重重地点了点头,也没再说什么,仅仅是让老王自己注意点,便扛着莫梁的尸体朝前边走了过去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 走了七八步的样子,我本来想回头去看看老王的情况,但想到老王先前的话,我强忍心头的冲动,头也不回地继续朝前走。
  很快,我走了十来步的样子,老王的声音传了过来,他说:“九伢子,小心郭胖子。”
  我一怔,停下脚步,心中冷笑连连,就连老王都知道郭胖子有问题,看来,真的是我当局者迷了,也没说话,继续朝前走。
  就这样的,我不停地朝前走,身后则传来一阵阵轰隆隆声,像是老王跟青蛇交上手了。
  按照我以前的性格,肯定会回头去看,但这次,我愣是没回头,背着莫梁的尸体一直朝前走。
  大概走了十来分钟,身后的声音已经愈来愈小,到最后,压根听不到任何声音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 我深呼一口气,将莫梁的尸体放在边上,我则挨着莫梁坐了下去,掏出烟,点燃,抽了一口,心中别提多复杂了,本以为这次下到地下世界能平安无事地将老王救出来。
  谁曾想到,老王是救出来了,却搭上了莫梁的性命。
  倘若世上真有后悔药的话,我绝对不会叫莫梁去地下世界,甚至可以说,莫梁的死,我得负全部的责任。
  “莫兄,这辈子是我对不起你啊!”我再次掏出烟,点燃,放在莫梁边,脑子不由想起莫梁临死前的一番话。
  他说:“她叫我莫梁哥哥,嘿嘿,她叫我莫梁哥哥。”
  他说:“陈兄,你可知道,我这辈子多数情况下是一个人生活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睡觉,一个人驱蛇,一个人…一个人…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 他说:“陈兄,或许你已经猜到了,我的确拿温雪当成亲妹妹了,有她这个亲妹妹真好。”
  他说:“只要我死了,温雪妹妹会安全,结巴会安全,老王会安全,祖师爷的后人会安全。”
  他说:“陈兄,我死后,我希望你把我安葬在小竹园里,不要弄任何仪式,把我静静地安葬在那就好,若有可能,每年清明节,你跟温雪妹妹来我坟头看看我,每年中元节给我烧点黄纸。”
  不想到这个还好,一想到这个,我心里难受的很,莫梁之所以在关键时刻选择死,只能用两个字形容,孤独。
  或许,他过腻了那种孤独的声音,这令他害怕孤独,更害怕失去温雪这个妹妹。
  心念至此,我眼角有些湿润,丢掉手中的烟蒂,又朝莫梁说了一句抱歉,然后背着他的尸体,正准备朝前走,两道人影窜了过来。
  定晴一看,不是别人,正是高佬跟瘦猴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 我微微一怔,就问他们,“你们俩怎么会在这?我不是让你们先回家么?”
  高佬瞪了我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九伢子,你觉得这样的情况,我有心情回家吗?”
  “是啊!九伢子,你真以为我们没心没肺啊!”瘦猴在边上嘀咕了一句。
  我望了望他们俩,一想,也对,先不说遛马村发生的事,单凭先前听到老王的声音,足以让他们不会跑多远。
  一想到这个,我苦笑一声,说:“要不,你们俩先回家?等我处理好手头上的事,再去找你们?”
  我这样说,是因为我想先把莫梁的尸体安葬。
  高佬应该是看出我的想法了,沉声道:“先别提回家的事,我且问你,老王呢,他怎么没跟你一起出来?”
  我尴尬的笑了笑,在看到高佬时,我就知道高佬肯定会问老王的事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 说实话,我真心不知道怎样跟他解释,倘若把老王真实身份说出来,可能会招来高佬的一些反感。
  毕竟,老王从一开始就骗了他。

  可,如果不说老王真实的身份,让老王一个人留在遛马村,又有些说不过去。
  这让我两头为难,压根不知道从何开口。
  那高佬见我没说话,又开口了,他皱眉道:“九伢子,你不会把老王一个人丢在遛马村了吧!”
  我…我真的无语了,吱吱唔唔了几句,正准备说话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 陡然,一阵阵汽鸣声响了起来,扭头一看,我有点懵,八九辆老式东方牌大卡车宛如一条长龙般,径直开了过来。
  车身上边被一块块黑布蒙的格外严实,就连驾驶室的玻璃上都蒙着一块块黑布,整辆大卡车下来,说句不好听的话,就跟棺材似得。
 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大卡车已经出现在我眼前了。
  “小子,滚开!”大卡车陡然停在我们根前,从里面探出一个人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人三十来岁的年龄,眉心至嘴唇处,有一条竖行的疤痕,显得格外狰狞。
  我皱了皱眉头,下意识问了一句,“大哥,你们这是去哪?”
  他一怔,好似没想到我会反问他,面色一沉,“滚!”
  我有些火了,玛德,我好心问了一句,至于这样么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特么也不是好欺负的,先是将莫梁的尸体交给高佬,后是径直朝车窗走了过去。

  待走到车窗边上,我捞起一枚石头,二话没说,猛地朝车窗砸了下去。
  瞬间,只听到哐的一声,车窗玻璃哗的一声碎了,细碎的玻璃掉了一地。
  那人脸色一凝,怒声道:“小子,你找死!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 “干尸,别惹事,先去遛马村要紧。”另一个人探了出来,一把拉住那名叫干尸的男人。
  遛马村?
  难道是老王找来的救兵。
  一闪过这念头,我紧紧地盯着那干尸看了看,沉声道:“我记住你了。”
  “哟呵!记住我还能怎样?小子,你信不信…”
  不待他说完,另一个人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干尸,你再惹事,信不信把这情况,如实上报上去。”
  那干尸冷哼一声,抬手朝我指了过去,厉声道:“小子,算你走运,下次,再让我遇到你,定让你跪在地上给老子唱国歌。”
  “随时奉陪!”我冷冷地回了一句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 很快,那干尸摇上车窗朝,一脚油门朝前边开了过去,留下一长串灰尘。
  看着那些车子的背影,我紧了紧拳头,倘若不是因为他们去遛马村,我或许会跟那什么干尸再纠缠一会儿。
  但,考虑到老王一个人在遛马村,我强忍心头的不甘,朝高佬笑了笑,然后从他手中接过莫梁的尸体,径直朝莫梁的房子走了过去。
  高佬跟瘦猴,见我离开了,立马跟了上来。
  “九伢子!”高佬喊了我一声。
  我嗯了一声,一边朝前边走,一边看了看边上的高佬,就听到他说:“你这是打算去将莫梁的尸体安葬?”
  我点点头,也没说话,心里则开始思量怎样安装莫梁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 从习俗方面来说,以莫梁此时的年龄,肯定不适合入棺材,就连丧事也不能弄,只能趁着夜晚将他的尸体安葬在小竹园内。
  可,从交情来说,我却是想让莫梁风光大葬。
  这两种想法在我脑海仅仅是徘徊了一会儿,我立马选择给他裸葬。
  原因有二,一是因为莫梁临死前曾招呼过我,让我将他安葬在小竹园边上就行,不需要弄什么仪式,二是因为莫梁的年龄不够,再有就是,听结巴所说,莫梁没啥亲戚,即便弄什么仪式,或许整个场面会显得异常冷清。
  说到这里,肯定有人得说了,为什么不多请点人。
  对此,我只能告诉你,你生活在大都市,周边全是人,你就没觉得孤独过吗?
  我相信多数人都会有那种孤独感,原因在于,芸芸众生,皆是陌生人,而自己熟悉的亲人,爱人却不曾在身边出现过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 正是因为这个,我才会选择用裸葬的方式去告慰莫梁的在天之灵。
  打定这个主意,我朝高佬说了一句,“高佬,麻烦你给我准备三条麻绳,六块巴掌大的红布以及一张黄纸,记住这一张黄纸需要最正规的,黄纸的每个洞必须要清晰可见,准备好这些东西后,你再让刘颀来…。”
  说到刘颀二字时,我停了下来,考虑了一番,就说:“算了,我给刘颀打电话,你帮我准备好那些东西,再给我送到结巴的村子。”
  说完这话,我朝瘦猴看了过去,沉声道:“猴子,你留下来给我搭把手。”
  招呼好他们后,高佬好似有些不明白我的意思,就问我:“九伢子,你要这些东西干吗?”
  说罢,他好似想到什么,颤音道:“你…你不会打算用这些东西安葬莫梁,这…这…这也太寒酸了吧!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 我苦笑一声,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,毕竟,从乡下习俗来说,大凡安葬肯定得风光,还得人多,场面得热闹,但,我用的却是裸葬,有这些东西足够了。
  最为关键的一点,以莫梁临死前的遗言跟他的年龄来说,裸葬是最好的选择。
  当然,肯定又有人会说我小气了。
  实则不然,这裸葬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,的确花不了多少钱,但,从人伦学来说,却是最高的礼仪了。
  而所谓的裸葬,说的便是以诚心入葬,将死者裸/体/葬入墓穴,让其与天地融为一体,能以最快的时间,让死者进入轮回道,进行转生。
  这个诚心,讲的便是在弄下葬时,当事人必须清空思绪,不能有任何杂念,然后对着死者的尸体念上三天三夜的《南华往生本命真经》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 正因为念经的时间颇长,一般鲜少有人愿意这样做,再者,现在能做到心无杂念去念经的人更是少之又少,再加上念经时还有诸多讲究,这令整个念经过程变得极其困难。
  所以,在我们八仙眼里,这种裸葬很难,难到数十年未免会有一场裸葬。

 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,这种裸葬无论对我们八仙来说,还是对其它从事丧事行业的人来说,没任何油水可捞。
  所以,时间一长,很多人渐渐地忘了裸葬这么一种说法。
  而我之所以会知道这么一种说法,是因为《六丁六甲·葬经篇》曾有提到,用那上面的一句话来说,山来者,众山攒集,水回者,群流环会。裸/身/者,其去无流。
  好了,闲话扯远了,言归正传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且说,高佬见我没说话,又问了一句,“九伢子,你不会真打算就这样安葬莫梁吧?”
  我也没客气,就把我所知道的裸葬说了出来。
  他听后,盯着我看了看,也不知道他是想到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他脸色变了变,沉声道:“九伢子,倘若有一天,我死了,你能否用这种方式替我下葬。”
  我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高佬,你搞什么勒,大白天的,说这话太不吉利了。”
  他苦笑一声,笑道:“人嘛,终有一死,天知道我什么时候就走了,这不是提前跟你打好招呼嘛!”
  我瞪了他一眼,不想跟他扯这个问题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咱们大中国的百姓,历来喜谈生,厌谈死,就说:“行了,你先去替我准备那些东西,剩下的事,我来搞定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 那高佬听我这么一说,好似还想说什么,却被我一个眼神给制止了。
  无奈之下,高佬也没说话,扭头朝另一边走了过去,应该是去镇上了。
  待高佬离开后,我跟瘦猴也没久待,径直朝结巴所在的村子走了过去。
  路上,瘦猴好几次想跟我说话,或许是考虑到什么,他一直未曾开口。
  就这样的,我背着莫梁的尸体在前边走,瘦猴在边上跟着,瘦猴偶尔也会帮我扛一会儿。
  由于是大白天,我们一路走来,遇到了不少人,但碍于我跟瘦猴是从事八仙这份职业,所以,那些人看到我们俩扛着尸体,也没做什么厌恶的表情,甚至会给我们俩递上几块钱的红包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说到这几块钱红包,是我们这边的习俗,一般在路上遇到有人扛着尸体,每个人都会给点红包,原因在于,我们这边背尸不叫背尸,叫负寿,而给红包的意思是,给点钱,让自己添点寿元。
  我们俩到达结巴的村子时,时间差不多是下午三点多的样子,刚到村口,我找个干净的地方将莫梁的尸体放下,又找了一些树枝盖在莫梁的尸体上边。
  至于我为什么要将莫梁的尸体放在村口,原因很简单,背尸进村不吉利,得给村民们发点喜钱,也算是买路钱。
  这不,我刚莫梁的尸体弄好,就让瘦猴在边上看着,我则径直朝村内走了进去,打算找这村子的村长商量一下。
  作为八仙的瘦猴,一听我的话,他自然明白我意思,立马对我说:“九伢子,你放心去吧,莫梁的尸体交给我了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 我嗯了一声,也没多说,就让他看好莫梁的尸体,我则抬步朝村内走了进去。
  我来过这村子几次,对这村子也算是熟门熟路了,很容易找到村长的家。
  要是当初结巴没说错,这村长好似叫莫安份,为人还算忠厚老实。
  有些事情也可能是缘分吧!
  因为我刚到莫村长门口时,他正好扛着一把锄头走了出来,我稍微打量了这人一眼,四十来岁的年龄,上身一件单薄的短袖,靠近胳膊的位置,打了一块花布补丁,皮肤颇为黝黑。
  一见我,他先是一怔,后是打量了我几眼,不确定地说:“你…你…你不是那个陈…八仙么?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微微一笑,说:“是啊,大叔,您这是打算干吗去呢?”

  他一笑,连忙放下手中的锄头,笑道:“哎呀,快要下种子了,得去天地刨点地。”
  说话间,他一把抓住我手臂,继续道:“我说这个干吗勒,你可是我们这边的大名人了,来,里边请。”
  说着,他朝房内吆喝了一声,“梅花啊,快,咱家来贵人了,赶紧把水果端出来。”
  很快,我随着莫村长进入房内,这房子不大,颇为寒酸,但地面却是皎洁的很,在房屋中间则放了一张不像茶几的茶几,茶几上边是几把镰刀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 估摸着莫村长觉得不好意思,连忙将镰刀拿了下去,又擦了擦桌面,笑着说,“陈八仙啊,家里乱,你莫嫌弃啊!来,这边坐!”
  说着,他连忙拿了一条毛巾,将凳面擦拭的干干净净,这才朝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。
  这把我给尴尬的,就说:“莫村长,您老这般客气,整的我都怪不好意思了。”
  他一笑,说:“陈八仙啊,你是不知道,当初要不是你啊,现在死人都死不起,几年前我老母亲死的时候,我们家穷的都揭不开锅了,多亏了老王他们,这才将我老母亲风风光光送上山,这笔恩情,我可是一直记在心里。”
  听着这话,我笑了笑,也没说话,便顺势坐了下去。
  我这边刚坐定,从左边走出来一名妇人,四十来岁的年龄,穿着个大花格子的短袖,手里端着一些水果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 “梅花啊!来,给咱家的大恩人跪下了,要不是他啊,当年…”莫村长一边说着,一边拉着他媳妇就要下跪。
  这把我给急的,哪里会给他下跪的机会,毕竟,我这次可是来找他帮忙的,连忙拉住他,笑着说:“莫村长,我也不跟说啥话了,我这次过来,是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  “帮忙?”他一愣,先是朝他媳妇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他媳妇去偏房,他则在我对面坐了下来。
  我嗯了一声,也没跟他客气,便开门见山地把莫梁的事跟他说了出来。
  要说农村实在,这话丝毫没错。
  这不,我刚把事情说完,莫村长一掌拍在大腿上,笑道:“我还以为啥事,这算什么,你也别拿什么钱了,莫梁是我们村子的人,我去跟村民们打声招呼,绝对不会为难你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 说着,他好似想起什么,脸色一凝,朝我看了过去,颤音道:“等等,陈八仙,你刚才说…谁的尸体?”

  “莫…梁。”我一字一句地说了出来。
  他一听,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,不确定地说:“就是…我们村子…那个驱蛇人…莫梁?”
  我嗯了一声,眼睛死死地盯着他,就听到他说:“陈八仙啊,这可不是我不帮你,而是…莫梁生前把我们村子的人,全给得罪了,曾有不少人说过,等莫梁死后,定不让他葬在我们村子。”
  我稍微想了想,立马明白他意思,以莫梁孤僻的性格,的确会得罪不少人,再加上他是驱蛇人的身份,经常跟蛇打交道,难免会得罪这村子的一些村民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 那莫村长见我没说话,眉头紧锁,沉声道:“你看这样行不?你背莫梁尸体进入村子时,用一块黑布盖住他的身体,再趁晚上没人的时候下葬。”
  说罢,他深叹一口气,继续道:“哎,也只有这样,村民们才不会知道。”
  我还是没说话,原因很简单,我既然来找莫村长,自然是想让莫梁光明正大地进村,再光明正大地下葬,最后再将莫梁的灵牌放在这村子的堂屋内。
  就这样的,我们俩对坐着,谁也没说话。
  约摸过了三分钟的样子,我抬头看了看莫村长,沉声道:“莫村长,即便莫梁生前得罪过一些人,现在人都死了,没必要再为难死者了吧?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他愣了愣,苦笑道:“陈八仙啊,理是这个理,但…但…莫梁生前曾因为无心之过,害死了…我们村里七八个小孩,那七八个小孩的家长现在对莫梁是恨之入骨,一旦让他们知道这消息,你觉得他们会让莫梁的尸体进村么?我甚至怀疑他们会放鞭炮庆祝一番。”
  害死过七八个小孩?
  这不对啊,以莫梁的性格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才对啊!
  当下,我连忙问他原因。
  那莫村长吱吱唔唔了一会儿,解释道:“当初我没在家,对整件事不是太清楚,回来时,就听说莫梁害死了七八个小孩,也正因为这事,莫梁才将家搬迁到小竹园,他原来的房子就在我这房子过去的第六间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 我没说话,而是盯着莫村长看了看,又朝门口看了看,本以为这次找莫村长,应该会很顺利,谁曾想到这里面居然会牵扯出一些性命案。
  这让我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。
  那莫村长见我没说话,还以为我生气了,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要不,我去把那七八个孩子的家长叫过来,你亲自跟他们说说?”
  我微微斟酌了一下,目前这种情况,只有先找他们商量一番了,否则,莫梁的尸体压根无法进村,一旦他尸体无法进村,那裸葬很有可能会被耽搁,更为重要的一点,我时间有点急,毕竟,结巴跟温雪还在郭胖子手里,必须尽快搞定莫梁的事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否则,时间一长,我怕郭胖子会做什么对结巴跟温雪不利的事。
  心念至此,我朝莫村长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行!”

  说罢,我想起一个事,又补充了一句,“您刚才说,七八个小孩,到底是七个还是八个?”
  我这样问,是因为这数字对我很重要,在我们农村一直有死七不死八的说法,这意思是,一个村子,从年头到年尾死七个人,还算在正常范围内,一旦死了八个,这意味背后肯定有事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那莫村长稍微想了想,不确定地说: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这个得去问问才知道。”
  说完,他朝我尴尬的笑了笑,就让我在这坐会,他则径直出了门。
  待莫村长出门后,我盯着他这房子打量了一眼,思绪飘远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 从刚才莫村长的对话来看,这莫村长所说之事,很有可能隐匿着某种辛秘在里面,原因很简单,我曾问过结巴,问他们村子有啥奇怪的地方没?
  当时,结巴告诉我,说是,他们村子除了他家祖上都是哑巴、结巴意外,其他村民倒也正常。
  至干什么驱蛇人,以及死小孩的事,结巴压根未提及。
  这让我陷入沉思当中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 就这样的,我在莫村长家约摸待了二十分钟的样子,在这期间,莫村长的媳妇出来过一次,大致上是跟我唠一些家常,又说让我在这吃晚饭,她则去镇上给我整点荤菜。
  就在莫村长媳妇走后的三分钟,莫村长回来了,他身后跟着六个村民,四男两女,这六人我都打过照面,虽说跟他们不熟,但由于我来过结巴村子几次,他们都见过我,再加上我所干的职业,所以,他们六人见我时,还算礼貌。
  “陈八仙,你可是稀客啊!”
  “是啊!好长时间没见着了。”
  “陈八仙啊,这些年你干吗去了呢!”
  诸如此类的话,从他们六人嘴里说了出来,我则一一回应,又请他们他们坐下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待他们坐下后,莫村长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白糖水,然后挨着我坐了下去。
  要说在农村谈事,各种讲究层出不穷。
  先得讲究感情,也就是俗称的拉家常,后得讲究唠三,也就是问你三个问题,一是问你娶媳妇没?二是问你打算什么时候要小孩,三是问你在哪高就。(若没结婚的,又得问你什么时候娶媳妇,再有就是给你介绍媳妇。)
  当然,名称叫唠三,实则要问的问题,远远不止三个。
  这不,我们一众人坐下来聊了约摸七八分钟的样子,愣是没人提莫梁的事,更没人提小孩的事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 作为农村人,我哪能不明白他们的意思,就轻声咳嗽了一声,端起前边的白糖水,喝了一口,缓缓开口道:“各位叔伯们,我这次请你们过来,想必莫村长已经跟诸位说过了吧?”
  这话一出,原本还聊得热火朝天的气氛,一下子陷入沉寂当中,谁也没开口。
  我抬眼看了看他们几人,正欲开口,莫村长朝我罢了罢手,开口道:“大家都知道陈八仙在我们东兴镇出了名的老好人,还望你们几个别太刁难他了,毕竟,当年的事过去了那么多事,该放下的仇恨,也该放下来了。”
  “村长,你这话,我就不爱听了,虽说陈八仙是老好人,可,我们也不是坏人啊,要知道当年我闺女死的时候才九岁啊!九岁的小女孩就这样没了,这事搁谁身上,也接受不了,别说才过去五年,即便是过去五十年,只要我活着的一天,这仇我就得记着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说话这人,三十五六的年龄,我知道他名字,好像叫莫富贵。
  我抬眼看了看那莫富贵,尴尬的笑了笑,也没说话,主要是不知道从哪开始讲。
  随着莫富贵开口,剩下五人也开口了,大致上意思跟莫富贵差不多,都说仇恨的种子一直埋在他们心里,想要让莫梁的尸体葬入他们村子绝对不可能。
  听着他们的话,我抬眼扫视了他们一眼,按照莫村长先前所说的,他们村子死了七八个小孩,而此时才来了六人,难道说,当年是死了六个小孩?
  我拉了边上的莫村长一下,压低声音问:“当年的家长都来了?”
  他皱了皱眉头,轻声道:“还有一个去了广州打工,那人最难说话,好在那人没回来,否则,这事压根没法商量下去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2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 听着这话,我心里舒出一口气,就朝莫富贵看了过去,大致上是问他,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为什么那么多小孩会同一时间死亡,又为什么会跟莫梁车上关系。
  令我诧异的是,那莫富贵居然对我说:“陈八仙啊,这个事,我也不是很清楚,当初我没在家。”

  嗯?
  他也没在家?
  这什么情况?
  莫村长先前也说,发生那事时,他没在家,怎么这莫富贵也如此说道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3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 这不对啊!莫富贵是当事人啊,他怎么可能不在家。
  那莫富贵好似猜到我会这般想一般,就说:“陈八仙,我真的没骗你,我当初真不在家。”
  说罢,他朝边上那村民看了过去。
  那村民好似知道莫富贵的意思,连忙朝我看了过来,支吾道:“我…我也没在家。”
  “是啊!我也没在家。”另一人在边上插话道。
  瞬间,那几人先后开口了,令我诧异的是,他们的口吻惊人的相似,皆是没在家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3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这让我立马感觉这事有些不寻常,诧异地盯着莫富贵,疑惑道:“你没在家,你怎么知道是莫梁害死你小孩的。”
  他尴尬的笑了笑,解释道:“听人说的。”
  嗯?
  听人说的?
  我连忙朝另外几人看了过去,他们的说法也差不多,都是听人说的。
  这把我给郁闷的,忙问:“听谁说的?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3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话一出,他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,谁也没说个所以然出来,有人说是听同村那谁说的,有人说是听外村人说的。
  不过,他们的话有个共同点,那便是,他们五人的小孩都不见了。
  这让我陷入沉思当中,直觉告诉我,这事应该跟莫梁没什么关系,很有可能是有人往莫梁身上泼脏水了,毕竟,从开始到现在,居然没个证人。
  当下,我也没跟他们客气,就把我心中的想法对他们说了出来。
  他们听后,皱了皱眉头,好似有些接受不了我的说法,倒是莫村长说了一句话,他说:“陈八仙,那你觉得这事是谁干的?”
  我苦笑一声,我又不是摩尔摩斯,哪能单凭他们几句话就知道整件事是怎么回事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万

帖子

624

精华

15万

狐币

斑竹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899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6 13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 那莫村长见我没说话,拉了我一下,低声道:“陈八仙,你看这样行不,你把这幕后的凶手拽出来?”
  说着,他朝边上的村民看了过去,补充道:“而你们几人,也别为难陈八仙了,让他先把莫梁的尸体安葬。”
  话音刚落,莫富贵第一个反对,他说:“不行,这事在我们心里都压抑几年了,即便真不是莫梁所为,但绝对跟莫梁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,否则,为什么别人偏偏污蔑他?”
  “是啊!除非先弄清楚当年是怎么回事,不然,陈八仙,别怪我们不给你面子。”另一人附和道。
  “我跟他们俩意思一样,先弄清当年的事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小黑屋|有壶 ( 京ICP备14032007号-4 )

GMT+8, 2019-1-19 09:16 , Processed in 0.021362 second(s), 15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